10月 05, 2017

二十年

廿年前讀高齡學時, 自己還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自滿小伙子,許多學到的知識都只是抽象的理論,沒經歷過內在的體驗和磨鍊。

近年白頭髮增加、膝關節痛、大近視變老花、記性也差了,有時上堂時會忽然說不出說了多年多遍的人名地名,但也開始感到心態較以前成熟,少了自己年少氣盛時的怨天尤人,反而開始懂得諒解不同的觀點,也接納自己的限制和天賦能力。

我明白在沒有退休保障和充斥著老齡恐懼的香港,未必人人可以安享老年。但是,我仍然期望著下一個二十年的來臨,讓我有機會活出人生最有智慧的階段。

(立此存照,當我七十歲時,會回來回應這段文字。)

9月 18, 2017

港獨

你提不提港獨不重要,只要你要求民主真普選,牠們都可以把你屈成是鼓吹港獨(戴教授就是一個例子)。那麼,索性正式討論港獨好了──反正,我一直認為, 一個專制外來政權嚴重威脅這個遠較它文明的城市的基本自由,港獨只是政治上不正確,道德上絕對合理。
(當然港獨現實上難度好高。不過,討論港獨,絕對是言論自由的範圍。)

9月 17, 2017

物價

物價真係好貴。以前銀包裡有張大牛,去店鋪有時都唔好意思駛出嚟叫人找錢。但依家外食閒閒地早餐$30~40, 午餐$50~60, 晚餐 $80 起, 五百蚊真係好Q快就用完。最慘係人工升幅追不上通漲,出咗糧又要交貴租......
(當然可以食得好平, 例如十幾蚊一個早餐我都成日係咁, 不過, 如果想營養好啲, 健康啲, 除非有時間喺屋企整, 否則外食做唔到)

9月 15, 2017

《逆權司機》

看完了韓片《逆權司機》。
片子是關於1980年5月南韓的光州民主運動。電影的主題,是在歷史的關鍵時刻,無名市民所發出的人性光輝。如果你1989年6月時在香港 (或甚至北京)上過街,又或是曾參加過三年前的雨傘運動/革命,我想,很難不會被這部電影觸動。
(當然,當你回想本港某些的士團體在三年前做過的事,與本片所描述的光州的士司機比較,你可能會感到納悶。)
離開了戲院,想想位在北面那個全球最邪惡的政權,在它滅亡之前,必先還會瘋狂一番,不知有多少人繼續受牠們的摧殘。想著想著,不禁有些擔心香港的未來。

9月 11, 2017

健康社會學

今天「健康社會學」(Sociology of Health) 第一堂,本來上學期這科只開放給「醫護與健保行政高級文憑」的同學,但可能是學院的電腦系統出錯,有幾位護理學的同學被編排來一起上堂 (護理學學生一向是二年級下學期才需要修讀本科), 演講前她們都問我為什麼本學期就要讀這科 ? (可能意思是「為什麼要讀這科?」:-) 。
三小時過去。臨落堂前, 學院的行政人員走來告訴我, 真的是系統出錯, 那幾位同學不用於本學期修讀這科了。當我告知她們時, 有人請我向學院申請, 讓她們可以留在本班。
健康、疾病與醫療,與社會關係密切。無論如何, 希望可以再見到這幾位同學。

9月 02, 2017

《羅生門》

開學了,本學期我有四個專科要教,我打算參考黑澤明的電影《羅生門》,在每科首課時用截然不同的方式介紹自己,讓學生感到撲朔迷離。

為了"令學生讀完後, 都對本人有一種撲朔迷離、安能辨我是正邪的感覺。"😜

8月 19, 2017

「還我孩子希望 」家長孩子聲援香港良心犯遊行

孩子不單是父母的心肝寶貝,他們承繼我們的世界;他們是社會的未來。

然而今天的香港,將數以十計熱愛香港土地、為弱勢為公義發聲、保衞香港自由的青年人關進獄中,視他們如危害社會安全、破壞秩序的壞份子。這樣顛倒是非黑白,以嚴刑鎮壓異議聲音,我們豈能視而不見?今天他們的付出,正正是為了我們孩子的未來,讓孩子將來能繼續自由表達和爭取社會公義。他們的牢獄不為自己而坐,是為你我、為我們的下一代、為未來的香港而坐。我們必須站出來,清楚地說:「為你驕傲,你沒有錯。」

星期日的遊行,請家長帶孩子一起來吧。它試驗香港人有沒有骨氣撐下去,試驗我們有沒有毅力跟中共鬥長命。今天不出來發聲,我們的孩子也可能成為新一代的階下囚,失去自由。儘管未必一定是監禁他們的身驅,但可能是箝制他們的思想。在那一天到來之前,請用你的身教告訴孩子:何謂勇氣,何謂公義,何謂不放棄。

「還我孩子希望 」家長孩子聲援香港良心犯遊行
集合時間: 8月20日(星期日) 下午2時30分
地點: 修頓球場入口 (軒尼詩道,盧押道交界)
內容: 制作遊行橫額,心意咭,寫信予獄中良心犯
遊行:加入由社民連主辦的遊行,由修頓球場至終審法院的遊行
* 天氣炎熱,請準備足夠食水、晴雨工具、防曬防蚊用品等

8月 16, 2017

吳師傅

屋企的樂聲牌熱風對流烤焗微波爐,用了幾乎十年,保養當然已過期。按制最近壞了,新款型號有同樣功能的要七千多元,除了貴外,新型號因零件位設計在機底,一旦壞了就要入廠修理,不能在家修理 ,所以不想購買。但是微波、烤和焗的功能是我們經常使用的,怎辦?
幸好,打電話去樂聲牌維修部,他們派了一位吳師傅,上門兩天用心地用多個小時的時間,進行了多次測試,先後把按制和有關的線路版換了,而且由於我們的微波爐早已停產了,零件恐怕在香港也是最後一件。
本來這是小事一單, 但我真想在此讚賞這樣專業的維修服務。吳師傅,謝謝您敬業樂業的精神。
我從來覺得有些落手實做工作,例如維修,是本質上不能被自動化完全取代的行業,因為它們涉及難以編碼的內隱知識和判斷 (如果你是平時愛親自動手的人, 你會明白我說什麼)。今天我仍然這樣認為。

7月 16, 2017

劉曉波先生

與數千市民夜晚冒著大雨遊行,為的就是向劉曉波先生的肖像鞠躬,和對謊言政權說「不」。
中共踐踏人權,喪盡天良,必遭天誅地滅。眾多香港市民,會守護住普世價值,見證殘暴政權的滅亡。

************
守護住一點燭光和良知、以真誠磊落的態度生活、拒絕墮落、不為不義的體制塗脂抺粉或與它同流合污。我這個普通人,在黎明前的漫漫長夜裡,會和你們堅持下去。

7月 14, 2017

帝國主義/殖民主義

一個任意摧殘生命的境外政權,立法暴力地剝奪本港民選議員的議席,毫不尊重數以十萬計公民的意願,使本地立法會/法院完全成為牠的傀儡,本質上就是帝國主義/殖民主義的行為。
走不了的人,若不想同流合污,就只能團結抗共,全面各方位開展不合作運動,反帝反殖爭自由。

7月 02, 2017

我會很長命

從今天開始,我會令自已的身體變得更健康、很長壽,我要見證萬惡不赦的中共的滅亡、香港的重生。

7月 01, 2017

「中共 滾出香港」

民陣取消了原主題:「中共領導 滾出香港」,我很生氣。今天我提著這個紙牌遊行,很多市民拍照,也有市民對我讚好,表示代表他們的心聲。民陣團體,特別是街工、支聯會、民主黨及公民黨,請你們好好檢討。 

6月 30, 2017

Hong Kong

Since 1 July 1997 Hong Kong has been recolonized for 20 years by an alien authoritarian regime.

"Indeed, to some observers Hong Kong was not being decolonized; rather, it was being recolonized, with the metropole simply shifting from London to Beijing. The most pressing question for the majority of the people in Hong Kong, however, was not how this transition figured in world history but instead whether Hong Kong would indeed be able to keep its distinctive way of life after 1997 under the one country, two systems model" (Carroll, 2007:215) 

(Source: Carroll, J.M. (2007). A Concise History of Hong Kong. Lanham: Rowman & Littlefield).

4月 14, 2017

實體書

我喜愛實體書,也愛買書。除了因為這篇文章所提出的理由外, 我通常在購書後會在書內夾支鉛筆,當做書籤、方便為句子劃線,甚至在空白地方寫點簡單筆記,翻看時也很方便。很難對電子書這樣做。

「自1980年起,不同學科的研究、民調和消費者報告,都比較過人閱讀紙本和電子書的速度和理解能力,結果是一面倒的:相比起看實體書,我們在熒光幕閱讀時需要更多心神,效率和理解能力亦較遜。想知道紙本閱讀與熒幕閱讀為何有這些不同,就先要了解腦袋怎麼閱讀文字。......當我們嘗試尋找書中某段落時,通常能夠回想起那段文字出現在文本何處。」 (資料來源)


4月 01, 2017

《側面》

猶如巡行和匯演
你眼光只接觸我側面
沉迷神情亂閃
你所知的我其實是哪面?
你清楚我嗎 你懂得我嗎
你有否窺看思想的背面......
(《側面》, 作詞:林夕,作曲:Paul Gray, 主唱: 張國榮)

3月 25, 2017

《明天之後,還要上路》


有泛民選委認為,他們應該把選票「還票於民」,尊重民意投票,這點我贊成,如果我是選委也會這樣做。不過在真實的民間中,其實往往既有主流的意見,也會有少數人的聲音,本來民主就有包含少數服從大多數、大多數人利益尊重少數人權利的意思。所以,如果明天大部份泛民選委順應主流民意投票支持那位似是lesser evil 的曾俊華 (而不是背棄原則真係當他是angel),又有少數泛民選委基於良心和所代表的弱勢族群權利在第一輪投票中支持胡法官 (目前最能說服我他不跟隨大隊而又理由充份的,是莊陳友先生) ,明天,無論最後出了誰,林鄭上台固然天地同聲一哭,JT上台也只是希望制度不會崩壞下去,我個人在上述前提下不會責怪哪位泛民選委,只會怪我們這個畸型的、被共產黨背後操盤的選舉制度令泛民只擁有不算少也不夠多的三百多票,長久以來都迫得民間社會艱難地內耗。

假設明天林鄭當選,請大家不要忘記選出她的六、七百個選委,這班人不顧林鄭與中聯辦等利益集團的關係仍然投她,是真正的賣港公敵,相信不少是面目模糊、只顧個人政經利益或屬軟弱傀儡之輩。也不要忘記當中本來有機會影響選舉結果的真正關鍵少數──接近四百票的工商界選委。發跡於香港的資產階級不撐民權法治反而選擇投共,因為他們無理想又無腰骨, 從來只當香港是個累積私人家族資本而無須講社會責任的地方,愧對香港和後代。希望我錯,不會不幸言中。明天結果如何,請各位不要忘記香港根本、深層的結構性矛盾,不合作運動、民間抗爭、社會運動、民主運動、反殖運動再上路。

3月 24, 2017

Lesser Evil

我是多年來研究社會政策的人,對曾俊華的政綱和他的過往政績如何乏善可陳,這點我好清楚 (而他的政網真係差過胡法官的好多)。我不會責難想投他一票的泛民選委,因為眾多市民希望選出一個有機會勝出的lesser evil, 不想像過去五年般出現一個有明顯性格缺陷和與中聯辦關係密切的特首,這點絕對理解明白。不過, 除了他的公關真的做得好好外 (而我不否認他性格比林鄭開明好多),要我讚曾俊華,例如像某民主派律師讚他帶來什麼公民覺醒,恕難做到。

3月 04, 2017

美女與野獸

都這麼多年了,一講到同性愛問題,許多人就丟失了理智,只有恐慌。但往往看不到在「保護孩子、救救孩子」的口號下, 有什麼理據。請問有什麼證據看完一套電影會改變性取向? 如果真這麼容易,全世界的電影99.99999%都是講異性愛的,為何仍然有這麼多同性愛/雙性愛者?
怎樣打壓都好,人類社會就是自有歷史記載以來,存在著大量同性愛/雙性愛這個事實。愛就是愛,兩情相悅,兩人之間的事,若是出於真誠自願,為什麼要給人道德審判? 請問這種愛和異性愛的愛有什麼不同之處,值得有些人這樣擔心?恐同人士認識同志嗎? 有朋友是同性愛/雙性愛者嗎?(筆者就有N個朋友是) 同性愛就是醜惡嗎? 為什麼?追問下去, 只會發現這些恐懼完全是多餘、建基於定型偏見和滑波謬誤多於理解諒解。
打壓不會令同性愛者變成異性愛者,打壓只會製造更多的痛苦。包括無數長大後的孩子,當他們發現自己不是異性愛者時的痛苦。
同志運動在香港應爭取什麼?或有輕重緩急,可以討論。但是,恐同人士請先除下自己的有色眼鏡,這是社會進步最重要的一步。

3月 03, 2017

醫療通脹

早幾日因頸痛 (我懷疑是頸堆病) 去見骨科,西醫給我做了詳細檢查,並建議我照MRI (磁力共振). 我問他為什麼? 他說因為想知道我是否神經線受壓,這是我的最壞情況。不過他也補充說, 就算是這樣, 也不建議做手術, 只會建議做 物理治療, 因為頸手術風險太大 。
我問他,如果是這様,可否改為X-ray, 因MRI好貴 (兩者功能上的分別, 我是知道的), 他也同意。
臨走時, 我突然醒起問, X-ray 的輻射會否對身體不好,是否都是做回MRI較安全? 他說照一次OK,問題不大的 (我補充: 我不是孕婦) 。他開了一些消炎藥和肌肉放鬆藥給我, 我現在等X-ray 結果。
我可以claim 保險的, 西醫也知。但我們沒有因此做一些不一定需要的昂貴檢查,沒有助長醫療通脹。

生活世界的科技殖民

有些朋友看完《手機發射站致癌?——健康與科技社會學的案例》一文後, 以為我主張「沒有證據,故此不必擔心」。其實, 文章是想指出, 生活中一些問題, 特別是與健康與科技有關的, 往往要證明有害是很難或很耐的, 但健康受捐的代價卻很大,所以我們往往不是基於「沒有證據,故此不必擔心」的態度生活, 反而是採取一種較謹慎的態度生活,英文叫 precautionary principle.
我有一個經驗: 每次用微波爐時 (當然關了門), 若我在旁邊, 我的頭就有點痛。所有的專家都表示"正確"使用微波爐是安全的,但我卻無法解釋我的感覺:難道真的只是心理作用? 所以我每次開著它時, 必定距離它最少三呎。我也教我的工人姐姐這樣做。這也是基於謹慎。我在文章的意思, 也是這樣, 科學應輔助生活世界的實踐,不是掉轉,以為暫沒有證據證明有害,就無需小心 (英文叫 colonization of the lifeworld by technology, 來自德國哲人Jürgen Habermas)。當然,若去到一個恐慌地步, 也是不必, 也不合乎中庸處世之道。自然科學、社會科學和倫理學應多合作。這是我個人希望透過教育推進的事。

3月 01, 2017

手機發射站致癌?——健康與科技社會學的案例

《原載: 《獨立媒體》)

最近關於「住在手機發射站下的一家患癌」的新聞,許多人深受困擾,也有些人覺得這些擔心是不必要、不理性的。
首先,暫未有足夠證據證明使用手機或住在手機發射站附近會致癌。因手機的無線電波並非致電離輻射,理論上不會改變細胞的DNA,故此不應致癌(癌症是細胞的不正常增生)。所以,無論理論上還是實證上,暫時都不支持「住在手機發射站下會導致一家患癌」的說法。
因不同的研究結論不一致 (如少數研究指高用量使用手機可能會致癌, 但大多數研究說找不到關係),兩者是否存在因果關係,準確的說法,不是 「是」 或「否」,而是「不知道」。這也符合美國專家組織的看法。甚至有意見認為,若說有危險,那長時間手拿手機比居所附近有手機發射天線更有可能致癌。所以,公眾理應毋需太恐慌。
不過,筆者想補充一點,在涉及科技與健康的議題上,除非有充分(壓倒性)的證據證明該科技不會導致疾病,一般消費者和市民,採取一個比較小心的態度,不但未必不理性,反而可能符合倫理抉擇甚至科技決策上的謹慎原則。部份是由於:
  1. 科技發展進步神速,但有關對健康影響的研究住往跟不上步伐 (後者往往又因種種原因較缺乏經費);
  2. 對健康的影響往往是日積月累的,短期的觀察未必可靠,需要長期追蹤性研究;
  3. 最可信賴的受控隨機化實驗有時不可行,例如可能涉及倫理考慮 (如應否安排實驗對象(包括兒童)暴露於某可能有危險的科技下而量度其健康的「變化」。
所以,在資訊有限的情況下,例如在「住在手機發射站下一家會否致癌」一事上, 作為一個「理性」的普通人,考慮的重點有時反而是比較兩類錯誤各自發生的可能性和後果(前提當然是未有堅強的證據去否定該科技會導致疾病):
  1. 若兩者事實上無因果關係,而誤以為兩者有因果關係的代價(如無謂的精神壓力、搬家勞民傷財、少了住屋選擇等)
  2. 若兩者事實上有因果關係,而誤以為兩者沒有因果關係的代價(患癌、延誤了治療等),而且這個後果會否不可以逆轉。
第一種情況雖然會造成不必要的損失,但若發生第二種情況,後果將會遠為嚴重,這解釋了為何需要有極堅強的證據,人們才會被說服放棄上面的因果關係論。
所以,筆者不會輕率指公眾的擔憂是不理性的 (特別若家庭中有頭部和腦部發育中的嬰兒和兒童時),謹慎一點是恰當的。故此通常專家都較傾向同意減少手拿手機和兒童使用手機的時間。
若家住頂層又近天台發射站天線 (據報導事主天台有十多台,與住所只隔幾尺,也不清楚電磁波的發射方向),難怪會使人有點擔心。為家人的健康著想是可理解的 (只要不是去到不成比例的恐慌地步──例如憂慮隔離幾條街的手機發射站,卻不擔心家中天天的二手煙致癌)。這也是把科學研究成果作為輔助日常生活世界實踐的務實態度。
希望研究人員在這個問題上早日有決定性的結論。公眾亦理應對住屋附近有什麼設施有知情權。最後希望患癌的一家,早日康復。
參考資料: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2016). Cellular phone towers. Retrieved from her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2016). Cell phones and cancer risk. USA government. Retrieved from here.

2月 27, 2017

屎忽鬼

說來好氣憤,香港的資產階級對本港的民主發展一直無建樹,以前就說民主會助長福利主義和免費午餐, 多年以來一直有份阻礙民主,今日就連其代理人都要泛民提名才能參與特首選舉,你們就繼續只顧眼前利益,好像不用去關心香港的長遠發展。
我真的覺得香港的有錢佬普遍無骨氣。除了錢, 什麼都沒有,包括屎忽。

1月 28, 2017

雞年

一團和氣 ‧ 一人一票 ‧ 大吉大利 ‧ 大展鴻圖 ‧ 五福臨門 ‧ 天下為公 ‧ 天下無敵 ‧ 天滅中共 ‧ 天下太平 ‧ 心安理得 ‧ 心想事成 ‧ 文化多元 ‧ 世界大同 ‧ 世界和平 ‧ 出入平安 ‧ 生活愉快 ‧ 生氣勃勃 ‧ 生意興隆 ‧ 生態平衡 ‧ 生機盎然 ‧ 全民保障 ‧ 如意吉祥 ‧ 安居樂業 ‧ 風調雨順 ‧ 年年有餘 ‧ 老少平安 ‧ 老有所終 ‧ 壯有所用 ‧ 幼有所長 ‧ 快樂人生 ‧ 扭轉乾坤 ‧ 步步高昇 ‧ 身體健康 ‧ 性別平等 ‧ 招財進寶 ‧ 社會和諧 ‧ 花開富貴 ‧ 迎春納福 ‧ 金玉滿堂 ‧ 金銀滿屋 ‧ 金雞報曉 ‧ 金雞獨立 ‧ 春回香江 ‧ 相親相愛 ‧ 風調雨順 ‧ 家肥屋潤 ‧ 家庭和睦 ‧ 恭喜發財 ‧ 恭賀新禧 ‧ 時來運轉 ‧ 笑口常開 ‧ 財源滾滾 ‧ 財源廣進 ‧ 喜氣洋洋 ‧ 開工大吉 ‧ 新年快樂 ‧ 萬事如意 ‧ 萬壽無疆 ‧ 福如東海 ‧ 福壽雙全 ‧ 福星高照 ‧ 精神奕奕 ‧ 聞雞起舞 ‧ 標準工時 ‧ 財源廣進 ‧ 學業進步 ‧ 橫財就手 ‧ 龍馬精神 ‧ 龍鳳呈祥 ‧ 鴻圖大展 ‧ 雞年大吉 ‧ 雞年大運 ‧ 雞年納福 ‧ 雞運亨通 ‧ 驅除共匪 ‧ 釋放香港 ‧ 確立自治 ‧ 保障住權

1月 01, 2017

和平理性?

我沒有說過「教子女和平理性抗爭」,我只說民主制度是一個和平理性的制度去撤換不合格的執政者而已。我說港獨政治上雖不可行,但不代表道德上錯誤。一個專制政權不斷侵犯人權,從自由(主義)的角度港獨未必有錯,起碼可以討論。是否激進,要看context, 看歷史過程,若所有合法的、制度性的爭取民主手段和渠道都失效,有人採取較激烈的手法去爭取,是可以理解的。記者把我對何謂民主和應該如何爭取兩個問題的答案混為一談,我有點不高興。
下次接受01新聞的訪問時,我要再小心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