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 18, 2017

港獨

你提不提港獨不重要,只要你要求民主真普選,牠們都可以把你屈成是鼓吹港獨(戴教授就是一個例子)。那麼,索性正式討論港獨好了──反正,我一直認為, 一個專制外來政權嚴重威脅這個遠較它文明的城市的基本自由,港獨只是政治上不正確,道德上絕對合理。
(當然港獨現實上難度好高。不過,討論港獨,絕對是言論自由的範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