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01, 2017

和平理性?

我沒有說過「教子女和平理性抗爭」,我只說民主制度是一個和平理性的制度去撤換不合格的執政者而已。我說港獨政治上雖不可行,但不代表道德上錯誤。一個專制政權不斷侵犯人權,從自由(主義)的角度港獨未必有錯,起碼可以討論。是否激進,要看context, 看歷史過程,若所有合法的、制度性的爭取民主手段和渠道都失效,有人採取較激烈的手法去爭取,是可以理解的。記者把我對何謂民主和應該如何爭取兩個問題的答案混為一談,我有點不高興。
下次接受01新聞的訪問時,我要再小心一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