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 26, 2012

致M M 同學

M M 同學:

我倆素未謀面,但您的《為何我想香港獨立/自治》文章,不卑不亢,情理兼備, 真摰誠懇。感謝您勇敢地表達心裏的看法,做了我們這代人不敢做的事。

不過,我和太太開始擔憂您的處境。不知道二十歲出頭的您,有否聽過我的好友鍾祖康的故事? 鍾祖康先生當年寫了篇《台灣有權獨立》的文章,提出台灣有權擺脫暴政的非主流觀點,隨即受到中港各方﹝包括香港民主黨人士) 連環炮轟,甚至遭受恐嚇和騷擾,黯然離開香港。我剛剛向鍾先生建議,把他遭受恐嚇和騷擾的詳細過程寫出來,他正在考慮中。

雖然您的措詞溫文有禮,但我們仍預計您稍後會受到很大的壓力。我會盡我的努力,發動學界、社運界和升斗市民,支持和維護您的言論自由。再次謝謝您的肺腑之言。

蔡建誠謹上

沒有留言: